页面载入中...

解决执行难 执行程序是否终结不影响申请国家赔偿

  发文者提到,曾向香港教育局观塘分区投诉,但称对方态度恶劣,并认为对方无意跟进,因此对教育局及教育界感到绝望,并对香港未来感到堪忧。

  圣公会德田李兆强小学则于18日在学校网站上发表声明回应,称校方在社交媒体得悉有关传闻后,已立刻启动危机处理程序,并严谨跟进事件。校方称,一直重视正向教育,致力为学童提供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近日已紧密联络家长,希望提供一切可行的协助。

  莫言用现场嘉宾罗季奥诺夫举例认为如果可以的话他就称呼其为小罗,这就是把一个外国人的名字进行了中国化的处理。

  “文学翻译实际上是翻译家和作家之间一种‘语言搏斗’。”莫言说,每个作家的语言都各有特色和自己的风格,对于翻译家来讲,第一就是要把文本“吃透”,熟悉得像自己写的一样,“吃透”有难度。在翻译过程当中,可以做一些技术性处理,既还能够忠实于作家本意,又可以让西方读者更易于接受。

  俄罗斯汉学家罗奥季诺夫现场表达了自己“吃透”的看法。“‘吃透’译成俄文要怎么说?我想到一个词,但是它又要再译成中文,应该不是‘吃透’,而是‘啃透’才比较恰当,还可以是‘喝透’。”

admin
解决执行难 执行程序是否终结不影响申请国家赔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