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北京朝阳区百个“文化+”项目集中亮相北京文博会

  三宝彝族的民间文化艺术表现形式,主要有民歌民间故事(传说)和舞蹈。民歌表现较为广泛,故事或传说少许,其舞蹈极为稀罕,迄今仅发现“阿妹戚托”。这与该民族生活群体及其生活环境有直接的渊源关系。

  追溯这支民族群体的祖先,原系古代西民族爨蛮的一支系,史称“西爨(cuàn)白蛮”,居于滇西北(另一支系称“东爨乌蛮”)。历史上部族之间屡生战事,西爨白蛮战败,依照部族之间的协订,败者沦为奴隶,胜者则为主人。唐朝天宝二年(公元751年)乌蛮反唐,号称“于矢部”,直到元代至元八年(公元1271年)于矢部才降附元中央集权。其间,部族群体的称谓渐演变为“白彝”即原之乌蛮。由于白彝先民不甘忍受彝、汉统治者的奴役、压迫和剥削,于是举家迁徙,逃离故土,跋山涉水进入北盘江流域,隐居深山,并依靠山林谋生计,与大千世界相对隔离,形成半封闭或甚至封闭式的格局。其生产形式为刀耕火种和狩猎,其文化艺术亦只能在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条件下,唯以言传身教方式进行文化艺术承传。诚然,从民族文化语言总体反映形式上看,彝族是一支享有文字(彝文)使用的民族。但在该民族的历史上,彝文被其统治者完全掌握并严以控制,被剥削的贫民,尤其是奴隶,是难以甚至不能接触和使用其文的。于此推定“阿妹戚托”无文字(书面语言和图解)记载之迷便不难破解了。所谓言传身教,则是祖母传母,母传女儿、女儿传外孙女,而且只在母系中世代相传,并以口碑传述其动作之含意和要领,再以手把手教导其手之舞、足之蹈,故而令其动作规范(达到教导者的要求),使之保持历史的、原滋原味的艺术形态。

  “阿妹戚托”纯属无音乐伴奏的彝族婚俗舞蹈,是新婚姑娘临出嫁时,寨中及邻寨女伴纷纷踏至为新娘送行,在与新娘离别之际,表达女伴们依依难舍的心情,同时告诫新娘坐家之后,要勤俭持家、孝敬公婆、尊重寨邻;祝福新娘与丈夫全家和睦相处、兴旺发达。“阿妹戚托”是彝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劳作、日常生活及其民族历史文化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的舞蹈。

  那么问题来了,差异巨大的两个版本《将进酒》哪个更接近原版?这里面的差异是传抄错误,还是后人有意改动,抑或是李白自己改的?以后史老师朗诵用哪个才能触摸到李白的灵魂?

  
“‘床头明镜’较‘高堂’日常。残卷本无‘将进酒,杯莫停’,宋本才加入,但与原题不符,酒喝完了,又岂能‘杯莫停’?‘请君为我倾’后‘耳听’也是宋本所加。‘古来圣贤皆死尽’,大概是嫌原文粗鄙,宋本改为寂寞。” 网友“太常寺协律郎”分析认为,这一切都是宋人搞得鬼。而顺着这个思路,更有网友感慨,“宋人到底没有唐人潇洒。”

  尽管大部分网友觉得敦煌本更贴近李白的风格,愿意相信是为“原本”,但也有人指出“敦煌本的价值不可能跟宋本比,乡间抄本而已,不必太当回事”。还有人分析,敦煌残卷虽然早于宋代的《文苑英华》以及清代的《全唐诗》,但并不能完全证明其所载《将进酒》为原版。因为宋代编纂诗集的文人也有可能是根据更早之前的底本进行修订而来。

admin
北京朝阳区百个“文化+”项目集中亮相北京文博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