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澎湃新闻:放豪车进故宫"撒野" 故宫不能道歉了事

  但应该明确指出的是,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白话文学史》勘误表中指出的错误,有多项在后来的各种版本中却未能改过,一直延续。更令人奇怪的是,连台北胡适纪念馆出版的《自校本白话文学史》也是如此,竟也留有多处初版勘误表中已指出的错误。譬如,初版勘误指出“汉朝的民歌”一章中“自从地产生这些活的文学”,“从”误,应为“然”;“他们只直率地说了他们的歌”,“说”误为“唱”;“以李延年的协律都尉”,“的”误,为“为”等等,台北胡适纪念馆《自校本》、大陆的各种版本,包括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本仍然沿袭原错。

  新发现的《白话文学史》重校本

  2017年12月,笔者在安徽绩溪收藏圈得到了一部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本《白话文学史》签赠本,扉页有胡适毛笔亲书:“送给健行,并谢谢他给我重校此书。适之。十七,九,廿四”。可以说,这对于《白话文学史》研究及胡适研究,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新发现。

  经考证,健行即程健行,安徽绩溪仁里人,时任上海亚东图书馆编辑,曾帮助汪协如女士校点《缀白裘》。已故中国出版家协会主席、中国翻译家协会副主席王子野先生1983年8月18日在为汪原放《回忆亚东图书馆》一书所作序言中说:“最后再交代一下本书前的亚东图书馆编辑所同人合影的来历。这张照片是我父亲保留下来的遗物,去年我侄儿回绩溪老家去找来的,照片前排左起第四人程健行就是我的父亲。他是一个旧学很有修养的人,工作认真踏实……可惜他在一九三O年春就去世了,年仅三十五岁。父亲去世后留下寡母和五个孤儿,我居长,才十四岁,最小的弟弟才三岁。不用说,我们家庭里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于是托人将我介绍到亚东去当学徒,这样我就在亚东工作了四年(一九三O年——一九三四年)……书后的亚东图书馆同人名单中的程敷铎就是我的原名,改用今名是一九三八年到延安后开始的,姓王是随母姓”。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0网络春晚

  将闪亮登场

  主持人阵容正式解锁

admin
澎湃新闻:放豪车进故宫"撒野" 故宫不能道歉了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